军事专家共话技术创新与装备发展

发布时间:2018-06-26 20:03:07

军事专家共话技术创新与装备发展

  原标题:军事专家共话技术创新与装备发展 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题展馆,俄罗斯的一款VR设备,可以提

  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题展馆,俄罗斯的一款VR设备,可以提前让你看到要装修的房子成型后的效果。记者 罗斌 张锦辉 摄

  6月23日,在两江新区展台,格斗机器人在众多功能型机器人中格外抢眼。记者 张锦辉 罗斌 摄

  如何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如何在颠覆性技术上取得突破?企业如何抓住机遇推动装备技术创新?……在6月22日举行的第十三届重庆高交会暨第九届国际军博会技术创新与装备发展电视访谈式论坛上,4位军事专家同台进行了精彩的分析与解读,让现场的军迷们大呼过瘾。

  面对军民融合实践中的问题,军事专家、中国军事文化研究会网络研究中心主任、中央电视台特约评论员杜文龙提供了四点建议:第一,要从市场融合到观念融合;第二,要从概率融合到精准融合,即准确对接军民需求;第三,要从当前融合到未来融合,即掌握作战的发展趋势;第四,要从国内融合到国外融合,即国内产品要在国外市场上有一席之地。总而言之,要用“双牵引”思维,助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

  什么是“双牵引”?杜文龙解释,“双牵引”是针对传统的“单牵引”而言的。“单牵引”指“作战牵引+技术推动”,而“双牵引”则是指“作战牵引+技术牵引”。

  杜文龙举例说,以前,有什么样的军事理论,就会根据什么样的理论制造什么样的装备。例如,二战时,德国攻破法国耗时11年修建的马其诺防线,就是依靠“闪击战”理论和坦克装备。

  如今,随着形势变化,以前的做法需要调整。技术牵引,是围绕技术设计战术,将民用技术设计为满足作战需求的技术。创新技术型战术将成为新常态。

  因此杜文龙建议,民参军企业不要把当前的订单、当前的市场份额当成最核心的工作,而是要基于中长期方向,有针对性地进行战术设计,在未来5到10年迎接军队作战理论创新。

  “技术发展,颠覆是常态,创新是永恒的主题。”国防大学教授、军事学博士、中央电视台特约军事评论员李莉作了题为《颠覆性技术与装备创新》的演讲。

  颠覆性技术,又称破坏性技术,是一种另辟蹊径、对已有传统或主流技术途径产生整体或根本性替代效果的技术,可能是全新的技术,也可能是现有技术的跨学科、跨领域应用。

  “历史上每一项颠覆性技术都产生了颠覆性的效果,无线电、飞机、真空电子管等,都是如此。”李莉表示,技术改变战争的基本路径有两个,一是技术偷袭,二是战术偷袭,最终达到改写战争规则的目的。

  她认为,颠覆性技术突破需要体制创新,商业技术+军事需求=军事革命,要利用“商业革命”促进“军事革命”,实现信息化建设的“嵌入式”发展。这也是军民融合的重要基点。

  “颠覆性技术本身既包括军用技术,也包括民用技术。”她举例说,比如在出租车行业出现滴滴、优步、神州等打车软件,并没有改变过去行业内的元素,出租车还是出租车,用户还是用户,不过,出租车和用户之间的通道被打开了,这是最关键的。每个用户都知道有哪些出租车在附近,每个出租车司机都知道用户在哪里,仅这一点,其价值就是无限的。“设想一下,如果像这样的一键式打车、一键式住宿、一键式购物等融入军事领域,形成一键式呼唤友军、一键式呼唤火力、一键式呼唤保障,可以对未来战争产生多大的改变。”

  发展“颠覆性技术”,要在信息、制造、生物、新材料、能源等领域加快部署。“从今天开始,我们应该对这样一场改变作出准备。”她说。

  军民融合的大势中,许多企业在寻找机会。如何才能超越简单的军民结合,达到军民融合?

  对此,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前海军武官、原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中央电视台特约评论员曹卫东建议,要坚持军事需求牵引融合,规划计划统筹融合,技术标准规范融合,科技创新促进融合,重大项目带动融合,以国外经验借鉴融合。

  曹卫东介绍,近年来,国内外作战装备技术发展迅速,对作战方式产生了影响。未来的战争形态,将是核威慑背景下,信息化条件的局部战争,以及陆海空天电全维度体系对抗。我们仍要立足武器装备,以劣势对优势,牢固树立立足现有条件打胜仗的思想。

  装备技术创新,更将对未来战争产生若干重要影响。例如,无人技术运用使直接对面交锋的官兵数量大幅度减少,精确制导技术使弹药消耗大幅度降低,快速、精准、全面打击使战争时间大幅缩短等。

  这些趋势中同样包含着机遇。曹卫东表示,企业要想抓住机遇,必须靠打拼。企业要把创新作为最重要的途径,把人才作为最重要的领域,把成果转化作为最重要的工作,依靠供应保持可持续发展。此外,一定要在军民融合中做出特点,做到“人无我有”。

  “空中作战已不再是单一平台的作战,而是体系作战。”空军指挥学院教授、军事学博士王明志作了题为《技术发展与空中作战》的演讲。

  在他看来,整个空中作战虽然千变万化,但始终分为4个重要阶段:观察、判断、决策和行动。在长期的作战过程中,人都处于作战回路中,飞行员需要观察空中态势,作出相应的判断,根据自己的理解来作出相应的决策,最后采取行动。

  随着信息技术特别是人工智能的迅速发展,观察、判断、决策已经不再是由飞行员来完成,人工智能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帮助飞行员作出精准的观察,作出有效的判断,甚至能够作出最有利的决策。

  “在今后的作战过程中,人将主要在战略层面上进行决策,战术判断都交由无人设备来完成。”王明志表示,高端无人机的自主作战将成为重要发展方向,空中作战将走向智能化,与以往有很大不同,而人在这个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也会有很大变化。“过去,飞行员强调的是飞机驾驶功能,进入全新的阶段以后,飞行员将成为决策者,而不仅仅是完成操作。”